澳门威尼斯人投注-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束绳师》 第四十四章 再次出发

当前的位置:澳门威尼斯人投注 > 原创文章 > 原创精选 >

《束绳师》 第四十四章 再次出发

2019-05-15 09:45:21 作者:陆明 来源:南无袈裟理科佛 阅读:载入中…

《束绳师》 第四十四章 再次出发

  想想可笑,我精心准备——祭天、祭地、祭鬼神,自认是方方面面照顾周到了,结果是跳舞给瞎子看,白费功夫

  刚做完祭祀,马昌德他们就被放了出来,根本就不知道我摆祭台的目的,他们心中的怨气直接发泄道我们三个身上,双方生死相斗不可避免发生时间点掐得刚刚好,没有人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绝对是不可能做到的。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处在一股巨大阴谋漩涡中,脑子不由自主回想起昨晚进入九龙池乡,见到每一个人情景。他们中有酒店服务生大堂经理餐厅服务员、香纸店瘦老板等人,在他们客套恭维的笑容下,又隐藏着什么心思?骤然间,我周身寒冷,似乎他们都像是带着一张张面具,冷冰冰的注视着我们这三只瘦弱的待宰羔羊,那眼神中充满着恶意。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我盯着周富强看了半天,随后摇了摇头,认真说起来,他其实也是受害者,被凶魂附身,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没有我出手封住凶魂,他自身的魂魄有可能就被凶魂逐步侵蚀,时间一长,即便是凶魂离开他的躯体,他也有可能会变成彻底的傻子身体状况也会大不如前。这就是被凶魂附身的代价。不过他进别墅之前明显犹豫,我想不单单是害怕凶宅那么简单,的确非常可疑。另外还有一阵可能,我接受周涛委托的事情,已经被人泄露出去了,从我出发开始,就已经被人跟踪。那么问题来了,是周涛有意为之,还是他也被人监视,从而泄密的呢?细思极恐,越想我脑壳越大,变得有些焦躁起来,这一刻有些后悔出别墅的时候,向周涛打电话求援。

  呼……我长出一口浊气,不行,我不能钻牛角尖,连委托人周涛都不信任,这只会让自己陷入风声鹤唳中,真就成惊弓之鸟了。我现在的状态不行,必须得冷静下来,心不宁则乱,更为重要的是我身体需要休息。虽然我手臂上没有伤到大动脉,但毕竟是流了不少血,加上精神一直紧绷着开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路精气神早就消耗差不多了,这也许是我情绪变得有些焦躁的原因之一。我是学心理学的,知道强撑着没有任何好处,于是也懒得管这幕后黑手是谁了,爱咋咋地,反正我不相信对方能够派人来医院杀了我。于是我吩咐薛彪看守好周富强,就把脑子放空,不再思考危机四伏处境闭目养神起来。这是我调解心理办法,当然不是逃避困难,而是为了更好的迎难而上。迷迷糊糊中,我手机响了起来,是周涛打过来的,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亲自赶了过来,现在就在医院一楼大厅。告诉周涛我病房号之后,我挂了电话,看了下时间,竟然熟睡了两个多小时,连刘二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看来今天我的心神消耗了不少。此时的刘二正安静躺在我旁边的病床上睡觉,不知道是手术麻药还没有退去,还是与我一样心神消耗太多睡着了。反正能躺在普通病房中呼呼大睡,说明他的手术是成功,我也懒得叫醒他询问,让他安心休息就是。而坐在陪床上的薛彪,严格地遵守我地嘱咐,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盯着周富贵,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他跑似的。  只是薛彪哪里知道,附在周富强身上的凶魂,早就害怕得瑟瑟发抖,哪有一点儿心思逃跑,根本用不着这么认真盯着嘛。

  不过薛彪认真的劲头可爱的,让我一阵好笑心情不由得好了许多。没两分钟,做了一番乔装打扮的周涛就走进了病房,脸上贴了络腮胡,带着鸭舌帽,衣着也换成普通的登山服,肩上双肩挎包,像极了独自旅行的背包客,不仔细看,真认不出他来。他进来直接抱拳,带着歉意说道:“老弟,对不住了,怪我,这事怪我没安排好……”我知道他是为别墅出现意外状况而道歉,因为在出发之前,他明确告诉我别墅是被清理干净的,不会出现什么脏东西。当然,这是那位风水大师告诉他们家的,结果还是出现了问题,所以他认为是自己的责任,没有安排好,从而导致我和刘二受伤。之前在电话中周涛就道歉过,但在我看来这样的意外,本身就是给人平事伴随着的风险,所以自然而然认为,他电话中地道歉不过是口头上的客气而已。没想到他为此还专程跑过来一趟,不管他是否真心实意,至少他这事办得没有毛病。等问清楚我和刘二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周涛拉了张椅子坐在我病床旁边,说:“老弟,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但现在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还得靠你追查幕后黑手,花多少代价我都愿意。”“另外你放心,我这次过来,就不准备走了,这段时间跟着你全力协助,有危险情况也好替你分担。”我有些意外周涛会参与进来调查,但随后一想也就了然。他老家的别墅一而再地发生这种糟心的事情,这不但是挑衅,更是宣战,说明敌人亡他家之心不死,这幕后黑手一定要揪出来,不然家人寝食不安

  重要的是,他怕我这个一开始就没有打包票的人撂挑子,他虽然不至于抓瞎,但重新找人来,不得浪费时间不是。我能理解他的心思,他能参与进来对于我来说的确算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他的能力摆在那里。况且目前为止我也没有放弃委托的打算,毕竟我和刘二为此差点儿丢了性命,我也想看看这施法的同行到底是何方神圣。所以我并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于是安了他的心,并且把审讯凶魂所得知的信息,向他全盘通报。听完我地介绍,周涛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与我之前的反应一样,首先想到我的行踪泄密了。他皱着眉头说:“老弟,其实接到你的电话,我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别墅里面还有凶魂。”“甚至有想过那个吴大师不可靠,于是让人紧急调查了一番,不过到现在为止,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线索。”“没想到原来是这个原因,放心我马上让人去调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我身边的哪个王八蛋被对方收买了。”查到通风报信的人,顺藤摸瓜也可能找到幕后黑手,这也是一个办法,不过我有种预感,这人不是那么容易查出来的。但我没有说,等他打完电话安排之后,我指着他乔装打扮装备,笑着问道:“你应该是有了一些头绪的吧?”周涛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复杂地说:“别墅一而再的出事,说明我老家这边的亲戚办事太不靠谱,这也许是能力和用心的问题。”“但我最担心的是他们中有人被对方收买了,所以这次我过来,根本没有通知他们,更加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亲戚之间不和睦没有信任,在平头百姓中不算什么新鲜事,甚至两兄弟为了一些蝇头小利,打破头的都有,但对于靠拳头打出江山的周家来说,也出现这种情况,就显得太过滑稽了。

  因为果真如此的话,说明周家对于老家根基掌控力,在外人眼中成了笑谈。我明白他为什么神色复杂了。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不过随后提醒道:“涛哥,我向你求援,一是我朋友刘二的伤势,不能再继续参与调查,需要往市区安全地方送去修养。”“二是对方已经出手,已经容不得我慢条细理地剥茧抽丝,需要大量人手多线出击。”“如果你老家的亲戚不参与其中,那你得找些熟悉这里环境的人手过来,这么多人来到镇子里,动静闹大了,我想你即便是乔装打扮,其实也是隐藏不了什么的。”周涛摆摆手,笑着说:“我只是想隐藏我亲自到这里的事实,而不是想躲到水下隐秘调查,反而要大张旗鼓,毕竟出了事,没有一点儿动作,也不是我家的做风。”说实在的,我不明白两者有什么区别,但到了真相大白的一天,我才知道有天壤之别,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当天晚上,刘二就被周涛的人用救护车转院去了市区,而我养精蓄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带着人再次来到别墅,仔细勘察之后,还真让我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线索。

  :图片来源网络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